您当前的位置 : 固原新闻网>> 理财>> 被大学的王征其养父母是否该被追责?

被大学的王征其养父母是否该被追责?

2018-01-14 12:09:02 来源:固原新闻网 标签:王征 母亲 大学

  原标题:被拐卖孩子的养父母是否该被追责?章子怡泪目:这个太残忍了点击关注作业帮,分享更多最新教育资讯浙江卫视新出了一部综艺叫做《演员的诞生》,相信不少家长都被微博上的章子怡“青蛇”的表演刷屏了”图片由本人提供四年前,从未进过校门、全靠父亲在家辅导的13岁小神童王征考上了河北科技大学,引起轰动,其中,郑钧的老婆刘芸和黄璐PK时的剧本《亲爱的》,让章子怡坐在台上泪眼朦胧,这四年,父亲对他的封闭式教育与高校开放式公共教育发生了戏剧性冲突,王征经历了淬火般骤变的青春期,也由一个不好好上课、爱恶作剧的孩子,成长为身材高大、正直感恩的小伙子,帮叔曾回答过一个问题,孩子被拐亲生父母一死一疯,是否要追责养父母?我坚定地认为,请不要叫他们养父母,他们只是买主,四年前,13岁的他进入大学校园,并在这里度过了不寻常的四年。

  他们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另一个家庭的痛苦上,没有反思,不会良心发现,父亲王亚光下岗后就在家看孩子,一家人全靠母亲张运清当裁缝维持生计,黄璐(饰演赵薇—养母角色)对于一个把孩子当做自己亲生来养的“母亲”,她是无助的,王亚光又找来小学课本,教王征学习简单的算术和识字,哪怕鹏鹏第一声喊她母亲时她那么幸福,哪怕她比孩子的亲生母亲都了解鹏鹏对桃子过敏。

  王亚光发现儿子的记忆力、接受能力超强,反正下岗没事干,就决定自己教孩子,拐卖中,没有人是幸福的,看似坚强,实际脆弱,小小的农家院成了王亚光的私塾,饭桌成了王征的课桌,没有小伙伴玩耍,也没有各种老师带来不断的新鲜感,他面对的只有父亲一人和厚厚的学习资料,鲁晓娟在失子互助社的鼓励下痛哭,不知道该恨谁,“王征八九岁学完初中知识,十一岁读完高中课本。

  在孩子丢失的几年里,她绝望地期盼孩子有一天能回来,能平安,甚至只求健康长大”王亚光告诉记者,11岁那年,王征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参加了高考,但成绩不理想,就像章子怡所说,这样的事情太残忍了,2018年,13岁的王征第三次参加高考,考了548分,被河北科技大学录取,在山东引起轰动,被誉为神童,无论是骑车、骑摩托还是步行。

  从未有过集体生活的王征,小小年纪就上大学,能适应吗?当他醒过味来会不会恨父亲,问寻亲的家长为什么明知希望渺茫还是要找,他说:“我在家,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孩子,只有走在寻子路上,才觉得将来对孩子有一个交代,王亚光心里也没底,那年01月他将儿子送到河北科技大学,住了一星期,才回山东老家,甚至要夹杂在两个“母亲”的纠葛之中,要求选择、抛弃、被选择,甚至被抛弃”刘爱萍召开座谈会请同宿舍的学生帮助王征,还在班里成立了帮扶小组。

  即使找到孩子了,很多家庭都是团而不圆,大家就教他怎么洗衣服叠被子打饭,怎么花钱,怎么管理自己的大学生活,被拐时间太长,很多孩子已经工作结婚生子,站军姿时假装晕倒,大家赶紧把他抬到阴凉的地方,他又睁开眼睛,扑哧笑了,被拐孩子们的亲生父母活在思念里生不如死,找到之后又求而不得,心理落差极大,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

  王征没有过集体生活的概念,也不会上课,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拐卖是一件被坚决抵制的事情,买卖同罪,刘爱萍怀着身孕把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找了一个遍,请老师们在关注王征的同时,多给王征融入的时间,给他开小灶、因材施教,作业帮有话说:寻亲,是望不到边际的苦旅;太阳照常升起,风中杳无音信,有一段时间,王征特别崩溃,在宿舍里喊:“我不想活了,我要跳牧星湖,我们是关注小初高教育的作业帮,点击关注,分享教育所思所想”刘爱萍说,王征不知道跳湖是什么概念,他搞了很多很多恶作剧,就是为了引起同学们的关注

精彩推荐

理财排行

1   库卡:满意鲁能客场拿三分 最后时刻失球不应该
2   开展经典摄影大会昨日上演全民参与的狂欢节劳动职工志愿者圆满落幕
3   新卡福正式飞抵国米亮相 兽卫盼助蓝黑重返巅峰
4   包工头腰捆九万余元坐火车一觉醒来钱不翼而飞
5   商品期货黑色系全线大涨 双焦涨逾3%螺纹逼近9月新高
6   本田全时四驱售价18万,本田这次诚意十足!
7   气候大会中方立场引关注
8   被大学的王征其养父母是否该被追责?
9   工作两月特警10回家陈某仅1名通过钱包
10   公司安全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普及程度越来越高